中國最大的掛歷印刷廠

2022-03-10 20:20 深圳旭天印刷
二維碼
92


李建華所說的禁止是指中央紀委10月31日發布的《關于禁止公款購買、印刷、寄送年卡等物品的通知》(以下簡稱《通知》),要求各級黨政機關、國有企事業單位和金融機構,嚴禁使用公款購買、印刷、郵寄、贈送年卡、明信片、掛歷等物品。

廣州市白云區和城(國際)掛歷禮品城,素有“中國最大掛歷禮品城”和“華南掛歷集散地”之稱,聚集了數百家大大小小的掛歷批發公司。有報道稱印刷廠,到 11 月中旬,每天的出貨量達到數十萬份。但記者走訪發現,整個禮品城幾乎沒有人流。

深圳旭天印刷包裝廠店前,幾名工人正在將三輛卡車上的掛歷卸到店內。該店的陳經理說,這些日歷是上海一家國企提前一個月訂購的,但因為“禁令”而被退回。陳經理介紹,國有企業單位是他們的主要客戶,占比超過80%。“現在很多訂單都退了,只收10%-30%的定金,國企說不,不想要,我們廠家哪里申訴?

往年中國印刷廠,深圳旭天印刷包裝廠的日出貨量高達數萬份,是農歷城規模較大的企業。該店陳總表示,今年的訂單量真的是往年無法比擬的。已下單的企事業單位紛紛致電退款或暫停訂單。“為了準備年底的旺季,我們投入了包括自有資金、借款和銀行貸款在內的數百萬元,現在庫存已達到數百萬份。”

“積累的日歷已經打上了公司的標識,不能轉其他公司的訂單,日歷就像中秋節的月餅,過了這個時間,就只能當廢紙賣了。” 李建華說,今年5月,不少廠家投入大量資金準備掛歷、掛歷紙、墨水等耗材。9月份開始接到部分國有企業和金融機構的訂單,到10月份基本完成印刷。“他們不想要也無能為力。他們帶著文件來,為什么不把它還給他們?不是運回他們自己的倉庫。” 他直言公司去年的營業額超過800萬,現在有五六百萬的庫存。估計今年連成本都拿不回來了。“最重要的是,這數以百萬計的日歷被當作廢紙出售。”

李建華還透露,除了年歷退訂趨勢外,部分國企年卡、李世峰的印制訂單也冷淡。“現在印刷廠的人無事可做,很多原材料都堆在廠里。”生意不好,商家只能低價出售。億德路一家掛歷銷售公司負責人表示,這半個月是銷售旺季,但銷售額至少下降了40%。日歷現在盡可能多地以成本價出售。

影響:一些印刷廠關閉或面臨破產。深圳市旭天印刷包裝廠總經理陳家良來自有“中國印刷基地”之稱的浙江溫州。“我的家鄉受災最嚴重。許多日歷印刷廠已經關閉。”

佛山禪城深圳旭天印刷包裝廠的一名船員告訴記者,他上周接到了停工通知。

李建華也很擔心,“我不知道今年年底怎么給員工發工資。” 他說,掛歷和年卡行業靠的是“薄利多銷”。沒有銷售,即使是基本的人工成本也無法收回。“下線很多印刷廠已經停產,從目前的情況來看,今年很多掛歷廠家和印刷廠都撐不下去了。”如果你不讓我發送日歷,我應該發送什么?“一般在元旦前會發出日歷,但今年提早搬家的分店比較麻煩,只能當場封好已經提貨的日歷。” 廣州一家銀行向南都記者透露,今年的金融機構被取締,需要點名。不準用公款印制月歷和臺歷印刷廠,必須嚴格執行。


記者從多家銀行了解到,往年大網點在這方面的花費在300萬左右,小網點在100萬到200萬之間。“今年肯定不印了,不過過年過節送點小禮物給顧客是人之常情,不許送日歷,用什么代替呢?” 一些金融機構反映,他們訂購的日歷一直都是質優價廉的。一份才十塊錢,送給大客戶的。“我們也會公開招標,紀檢、督察、辦等部門要派代表組成小組,看樣,確定廠家,整個過程非常透明合理。” 另一家股份制銀行表示,其分行分為日歷兩部分。,一是公款,二是客戶經理自己掏腰包維護客戶關系。“公款的數額其實很小,只有幾十萬。不過今年自籌的也停了,恐怕也不清楚。”

南都記者從部分省市有關部門獲悉,中央紀委的通知已經下發給這些單位。“往年會印一些賀卡印刷廠,但今年不會,”一位公務員說。“我們以前沒有印章,”一位市級機關的公務員說。不過他也認為,企業印制賀卡、掛歷,其實是一種策劃宣傳和公關,主要是針對客戶的。因此,根本不印刷也有點千篇一律。“財政資金不印是對的。對于企業來說,如果不是太多或太奢侈,就不應該被監管。”

帖子:賀卡市場轉向商業客戶

“肯定有影響,但不會太大。”廣東郵政公司市場部負責人說。事實上,自去年底中央“八項規定”頒布以來,郵政賀卡市場受到一定沖擊。去年底以來,省級郵政賀卡的“公用”部分已不再提倡,賀卡市場的重心向企業和個人轉移。今年受“禁卡令”影響不大。

昵稱:
內容:
提交評論
評論一下